面向世界科技前沿,面向國家重大需求,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,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,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,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,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。

——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

首頁 > 學者風采

吳文俊:“頑童”愛數學

2019-10-15 科技日報 李艷
【字體:

語音播報

  38歲成為中科院學部委員(院士);被稱為數學天才,卻自認“是個笨人”;在國外已享有盛名,卻在20世紀50年代堅持回國,人們稱他是愛國科學家。

  近日,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,授予42人國家勛章、國家榮譽稱號。其中,已故數學家、中國科學院院士吳文俊獲“人民科學家”國家榮譽稱號。

  吳文俊先生是我國最具國際影響的數學家之一,他在拓撲學和數學機械化領域成果卓著,他提出的“吳公式”“吳示性類”,至今仍被國際同行廣泛引用。他的工作對數學與計算機科學的研究影響深遠,被國外同行稱為:計算機代數和符號計算領域一位“真正的巨人”。

  吳文俊少年成才,38歲成為中科院學部委員(院士),被稱為數學天才,卻自認“是個笨人”。他在國外已享有盛名,卻在20世紀50年代堅持回國,人們稱他是愛國科學家。

  始終懷著幼童般的好奇

  在晚年的照片中,吳文俊往往是鶴發童顏、開懷大笑的形象。生活中他是一個胖胖的老爺爺,最喜歡“宅”在家里。十幾年前采訪他,他總讓記者打家里的座機。“您要不在家怎么辦?”“放心吧,我總在家。”

  后來的事實證明,他果然是個“總在家”的人。每次電話總是很快接起,語氣總是格外歡快,未語先笑,再問你有什么事。

  他對自己那段回國的經歷并不喜歡反復講述,覺得外界說他“毅然決然”并不真實,采訪時說到這個話題他就呵呵一笑,說當時沒想那么多,客觀講如果稍微晚一點回來或許學術會有更大的突破。

  他曾經有一張坐在大象鼻子上的照片流傳很廣。那是他2000年在泰國見一位女士爬到大象鼻子上照相,自己也感到好奇,于是就爬上去試試。那一年,他81歲。還有一次,他在香港參加研討會期間,瞞著別人跑到游樂場去坐了一次過山車。事后,他說自己其實感到害怕,“可是下不來了”。

  不管從哪個方面看,吳文俊都不是人們想象中的古板科學家的形象,他愛笑、隨性,愛圍棋,尤其愛看電影。他對電影的熱愛是從在法國時開始的。他后來回憶說,第一次看電影是在斯特拉斯堡。看的第一個電影是根據普希金小說《上尉的女兒》改編的。據說,92歲那年,“電影迷”吳文俊還自己坐公交車去了電影院,還去喝了杯咖啡,結果受到了家人的“批評”。

  吳文俊終年98歲,是個長壽老人。熟識他的人說,他始終懷著幼童般的好奇心,真的是一個“老頑童”——面對任何事情,他都心胸開闊,保持樂觀豁達的心態。他對晚輩數學家特別關照,平易近人,對任何人都很和藹。

  在科研上不惜與人“翻臉”

  盡管生活中的吳文俊愛笑愛玩,最是隨性,但對待學問和科研,他又有一股格外的執拗勁兒。因為這種執拗,吳文俊在中國數學史的研究方面取得了豐碩的成績,被認為是“真正理解中國古代數學的第一人”。

  20世紀70年代中后期,他已經年近60。那時,他對中國古代數學史產生了興趣,對《九章算術》進行了深入的研究。他認為以《九章算術》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數學的思想方法,是以算為主,以術為法,寓理于算,不證自明,這與西方數學的邏輯演繹證明和公理化體系有異曲同工之妙,在數學歷史發展的進程中可謂交相輝映。

  他從傳統中探索新路徑,自學了《九章算術》在內的算學書籍,通過對中國古算思想方法的研究,開創了機械化數學嶄新領域,被贊譽“繼往開來,獨辟蹊徑,不襲前人,富于創新”。

  對于身邊人認為中國古代“無數學”的觀點,平時凡事不計較的吳文俊總是忍不住與人爭辯,寸步不讓,甚至不惜“翻臉”。所以有些業內人士經常感嘆,吳文俊是以一己之力,以傳統算學為基礎,開展算法研究。如果沒有他,這可能是一門淪為“偽科學”的學術領域。

  在吳文俊看來,中國古代數學自成一體,不僅與西方理論是完全不同的思路,而且對現代數學很有啟迪。1977年,他發表了《中國古代數學對世界文化的偉大貢獻》,1987年,他發表了更加重要的《中國傳統數學的再認識》,引起了數學界的極大興趣。他說,這是對數學史正本清源的研究,使人們認識到中國古代數學曾有過輝煌成就。他堅持認為,中國數學在世界上的位置遠比今天靠前。祖沖之、劉徽,《九章算術》《周髀算經》《四元玉鑒》等一批大家和著作,使中國數學曾經處于世界巔峰。

  “笨人”欠下科學的“債”

  其實吳文俊的數學路最早是從拓撲學開始的,他師從著名數學家陳省身,在這一領域取得了影響深遠的經典成果,這些成果被認為是20世紀50年代前后拓撲學的重大突破之一。“吳示性類”“吳示嵌類”,以及“吳公式”,都在這一時期誕生。許多著名數學家從他的工作中獲得啟發,或直接以他的成果為研究起點。

  20世紀70年代,他被下放至位于海淀的北京無線電一廠,隨工人一起制作計算機。在這里,習慣手算、心算的他,意識到計算機的意義,便開始深入探究數學機械化領域。他致力于用機器運算代替人力,使得數學逐步擺脫簡單的繁瑣計算和推理。而“數學機械化”的概念,又最終影響了包括人工智能在內的新興領域。

  據后來人回憶,當年在中科院數學所機房內,總有一名排隊上機的老人,每天練習超過10個小時,從單指打字,到雙手自如,寒來暑往從不間斷。那是花甲之年的吳文俊,在自學計算機編程。

  吳文俊不喜歡有些人說他是數學天才,“見鬼了!不下苦功怎么可能有成就。”他說,“什么靈光一閃,我還沒見到過什么靈光,我自己也沒有靈光,我就是個笨人。我有種怪論,數學是給笨人干的。”

  但就是這個給笨人干的數學卻是他一生所愛。當年他獲得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之后,有媒體采訪他,他說,數學就有一種說不清的魅力,一旦上了道就戀戀不舍,不由自主地去愛好,不肯丟掉,從而從低級走向高級。數學事業不是一個人或幾個人就可以做好的,它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。我不想當社會活動家,我是數學家、科學家,我最重要的工作是科研。我欠的“債”, 是科學上的“債”, 是對黨和國家的“債”。

  (原載于《科技日報》 2019-10-15 04版)

打印 責任編輯:侯茜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© 1996 -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

聯系我們 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:100864

  • 安徽快3走势图基本图